惠州邦德教育滨江老师补习班偶遇有感:《夕》

文章关键词:补习班 发布时间:2021-01-06 编辑作者:邦德华纳教育 阅读量:66

[导读]这是一栋紧挨着书城的商业楼,虽然只有三层,却开满了各种培训班,有学围棋的,有练书法的,有学播音主持的,还有许多我叫不上名称的兴趣培养班。

  傍晚,我吃过晚饭,准备离开邦德教育办公区域出去散散步,忽然想起我们校区的楼上开了间健身房,于是便沿着贴满广告的走廊,往楼梯间的方向走去。


  这是一栋紧挨着书城的商业楼,虽然只有三层,却开满了各种培训班,有学围棋的,有练书法的,有学播音主持的,还有许多我叫不上名称的兴趣培养班。我一路走去,只看到一个小男孩在练钢笔字,两个老师在吃晚饭,最热闹要算那尽头一个老婆婆陪着三个小学生玩堆积木。


auto_3825.jpg


  我推开门,一阵寒风刮了进来。不行,太冷了,还是呆在走廊里暖和点。这座南方城市的天气,说变就变,前阵子还热得让人大汗淋漓,这两日最后一波冷空气来袭,把酷热赶得没影,也难怪周五晚上的培训班如此冷清。


  我回到走廊,随便读读海报上的字,看到一幅墙上贴着一篇亲子相处法宝,我停下来仔细读着。第一句是:“与孩子一起阅读”。


  这时刚刚在玩积木的其中一个小胖墩,大喊着:“我上厕所!”飞快地从我右边跑了过来,带来一阵风,消失在走廊另一端。


  老婆婆也慢慢地走了出来,来到走廊中间,伸手去拉两扇锁着的门。念叨着,“厕所是在这里吗?哎呦,不是。”


  我心里想笑,因为那婆婆拉的两扇门是兴趣班的门。她比我矮一截,深灰色的大外套罩着她年老发福的上身,黑色裤子皱巴巴地贴着她有些变形的两腿上,黑色平底布鞋歪在脚上,她眯着眼睛向我笑了笑,慢慢地问,“他去哪了呀?”


  我指了指左边。她慢慢走到我身旁。我瞧见她发白的头发沿着一条直线分为两部分,右边多的那部分用一个黑发夹固定着,发尾平整地落在耳后。小时候我的外婆头发多的时候也是这个发型。


  我问她:“那是你孙子吗?”


  “是噢!”她依然眯着双眼。


  接着,另外两个小学生也跑向了厕所。


  “另外两个也是你的孙?”我接着问。


  她慢慢地说了一连串话,夹杂着本地方言。她告诉我小胖墩才是她的孙子,今年读一年级,家里还有一个很小的孙女。


  我听得不太懂,继续说:“今天人真少。”


  她说:“是噢!天冷呀。”


  她不擅长说话,总是对我说方言。言语间,我得知她每天都去接孙子放学,再送他来补习班。到了周末也送过来。她说孙子爱玩,在家里没事干就看电视。她一边说,脑袋一边仰着看墙上的海报,头上纹丝不动的发夹与我外婆以前戴的那个一模一样。


  二十几年前的那些傍晚,外公外婆并排坐在客厅的一头,客厅的另一头的电视上正播放着珠江台的新闻。而我则坐在客厅中间写作业,向左看是外公外婆,向右看是说着粤语的新闻主播。当我写完作业,新闻也播完了,外公外婆却打起了盹。


  “我们五点就来了,六点半就要走喽。”老婆婆的声音把我从一年级的回忆里拉了回来。这时候,三个小学生都分别回到了课室背起书包,往楼梯间跑。小胖墩朝他奶奶喊了声:“走啦!”


  “您带孩子回去吃饭,对吗?”


  “是噢!”


  老婆婆转身要走了,却还回头看了看我,说:“姐姐在这里上班好噢。”她依然是眯着双眼,笑着走了。


  他们打开楼梯间的门,一阵风吹了进来。不知怎的我并不觉得特别冷了。天黑了,好几天没见到太阳,然而我却想起了远方家乡傍晚的夕阳,听到了外公外婆打盹的声音。

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邦德华纳教育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邦德华纳教育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复制、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邦德华纳教育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邦德华纳教育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仅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转载稿的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邦德华纳教育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见稿后在两周内速来电联系,电话:15913867050

我来说两句